《七十年代之悍妻当家》温小可,张军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七十年代之悍妻当家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泡泡雨

简介:前世,温小可被猪油蒙心,抛夫弃子,和金玉其外的知青张军私奔结了婚
婚后几载,人财两失,死前她才知道,原来渣男早就与妹妹温小爱勾搭成奸,最终一人在医院凄惨而死
重生回到与李亦寒新婚一年,这时,温小可肤白貌美,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俏村花,丈夫是稽查整个农产生产的队长,自己也拥有一份引人艳羡的医院工作
双亲和睦,幸福美满
看着渣男舔着脸凑上来,温小可挥手就是一巴掌,撸起袖子就开始赚钱养家虐渣渣
只是这个前世被他亏欠,性情冷淡的“前夫哥”,竟然是个热衷酱酱酿酿的狠角色!听到木门咯吱推开,土炕上映出男人壮硕高大的身影,正在炕头给男人缝昨夜崩坏的衣扣的温小可,突然小腰一软

角色:温小可,张军

七十年代之悍妻当家

《七十年代之悍妻当家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重回七零年代

针扎般刺痛的感觉自脚面麻酥酥的传遍全身,头顶聚来一团黑影,后背划过一道凉意。

温小可猛地睁开眼睛,弹坐起来。

黑影剧散。

一只肥嘟嘟,足足有小拇指长的白绿色虫子,正洋洋得意的从她的光脚面上爬了下去,悠哉悠哉的混入草丛。

 水草虫,某段记忆某个地方特有的生物。生活在离水近的草丛中,虽然没有剧毒,但是被咬到的地方会肿起来。

如果不及时用湿地上的泥土抹擦消肿,肿包会持续一个月以上,是那种硬硬的痒痒的包,很痒很难受。

原来没死!只是差点被天葬。

她下意识的从草地上抓起一把湿泥土,熟练的抹在了脚面上揉搓起来。

看着脚面搓起的泥垢,耳边传来熟悉的歌声:“清清的河水静静地流,月光下面有两人,我们抬头仔细看,原来是阿哥和阿妹……阿哥阿妹情意深,今晚就要私定终身……。”

婉转悠远的男女二重唱,甜蜜旖旎。

熟悉的歌词熟悉的旋律,只是太久远了,久远的温小可了足足二分钟才确定。

奇怪的情愫在心间翻滚,每一个字每一个音符似乎都打着转钻进了脑壳,头疼的厉害。

她抬起头。

大雁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南飞去,耳边是嗡嗡的蚊虫声及潺潺悦耳的流水声。

  四周青山耸立。

  不远处的堤坝旁站着一男一女,男的足有一米八,背影伟岸。他正拨弄着坝面上晒着的大拇指粗的鱼。

女子1米6左右,即便是穿着皱巴巴的碎花棉布衫,没有样式的灰黑色裤子,也能看出婀娜的腰身。

两人愉快地晒着鱼干,唱的投入忘情,还时不时来个身体似有似无的暧昧挨碰。

很美好的小情侣打情骂俏的画面。

温小可狠狠地抓着潮湿的头发,驱赶炸裂的头疼。

此时记忆的阀门沉重的缓缓打开。

这里竟然是多年前她生活工作的地方, 也是她魂牵梦绕却已经回不去的地方:G省L县,万宝山农场,曾经是西部生产建设兵团的一个营,一个半军事化管理的农业基地。

现在的位置就是农场场部前的山脚下溪水边。

 晒着鱼干唱着情歌的,男的叫张军,是她的初恋,也是她爱了一辈子追逐一辈子,最后落的人财两空,愤然丧命的人。

女的是她异父异母的妹妹,她曾经最信赖,并讨好感恩了一辈子的人,也是骗她骗的最彻底的人。。

两人唱的歌,是那个年代年轻人中偷偷流传的情歌,也是她同张军定情的歌。

弄死他们!

确认不是幻觉之后,她的眼里喷出了杀人的火。

半年前当了她大半辈子名誉丈夫的男人,终于受不了她的各种做,答应一别两宽。

可当她欢欢喜喜的拿着离婚证书去找张军的时候,他却一改往日的多情,换了一副嘴脸冷冷的告诉她:他这辈子从来没爱过她,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一厢情愿。

  张军身边的女子,信誓旦旦

地说永远都是她的妹妹,只为她守着张军,只要她离婚马上成全他们的温小爱。

脸上挂着留到最后的笑容,平静的说:“张军爱的人一直是我,我们才是一家人。另外告诉你一句:你这些年下贱的样子真恶心!”

  夫妻两你一言我一语,极尽恶毒的羞辱她之后携手离去。

她回过神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这么多年挣的钱全都交给张军管理,投资的几处房产都写的是他们夫妻的名字。

因为这么多年对丈夫的疏远和冷漠,对一双儿女漠不关心。离婚后两个孩子都不认她。

她的亲生父母都已过世,唯一的弟弟也都看不惯她的行为,早就不和她来往了。

  这么多年,为了维护这段段不被人承认,见不得光的感情。她独来独往没有真朋友。

  也因为实在内疚,离婚时把唯一写在他们夫妻名下的别墅给了丈夫。更悲哀的是她刚刚退休,卖出公司股份的钱全部打进张军账户。

辛苦半辈子,身家千万的她,竟然没了容身之地。

人没了钱没了情没了。

温小可现在都能感受到那种彻心彻肺,心被掏空的撕裂。

  她愤怒不甘,疯了似的满世界找人,可是最终的结果是,张军举家移民了。

而且是在一年前。

之所以半年前还能看到他们,是因为卖掉五处一线城市房产最后的手续。

坚持大半辈子的信仰倒塌。

她被自己蠢疯了,从不喝酒的她,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

一瓶二锅头。

恍惚中好像有人报了警,她被送去医院。。

还听到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
  怎么睁开眼睛会看到眼前这样的画面?

  难道……,苍天有眼让她回到了多年前,那个秋天的中午?

  那是她同李亦寒结婚一年以后,终于在婆婆的神助下圆了房。

她当时痛不欲生,为了见张军一面表明自己。同婆婆,小姑子进行了一个上午艰苦卓绝的斗争,跑了出去。

  可惜两人刚见面,就被异父异母的妹妹温小爱搅和了。

那个年代已婚妇女同别人幽会,是会被被万人唾骂,脖子上挂双破鞋游街的。

重要的是会连累到张军,他还没结婚。如果事情暴露,勾引有夫之妇,属于道德败坏,要坐牢的

她情急之下,跳进了被水坝堵起来的河水中。

是张军同温小爱将她救上来的。

也就是从那时起那时候她更坚信张军爱自己。也相信了这个异父异母妹妹对自己的真心,彻底放下了心中的芥蒂。

从此以后对两人深信不疑。后来为了行事方便,她还听从了张军温小爱的建议,全力促成两人的婚事。

之后几十年以姐姐的名义,舍弃了自己的家,帮助妹妹的家,卑微的守护那点爱。

  现在想起来他们应该那时候已经在一起了,就算不在一起也已经快在一起了。

   而她竟然那么天真的以为,他们一个对自己是真爱,一个对自己是真情。

两人都为了自己。

  真他娘的可笑,

可悲。

嗓子又干又呛着火似的实在太难受,又一波胃酸泛了上来。

她忍不住连吐带咳了起来。

“咳,咳咳……啊咳……哇呜……”。

一时间眼泪鼻涕胃液齐飞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七十年代之悍妻当家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泡泡雨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9lk.com/book/65979.html